[    【许不归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就连灵魂之中,也被祈燃种下了自己的印记。

    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中,多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羿北冷笑一声,大大咧咧的坐在地上:“何人不想活?老子还有大仇未报。”

    他本以为无人回答,谁知诡异的机械音紧随其后。

    一个独属于他的玩物。

    在昏迷的最后一刻,他忆起了临死前的往事,忆起了初来此地的缘由。

    他不断喘着粗气,双眸已然赤红一片,仿若溺水之人寻不到一块浮木。

    他冷声问道:“你为何人?”

    系统微微叹气,忽然问道:【您想,活下去吗?】

    他想将羿北标记成他的血仆,却不想赐予他初拥。

    头颅飞驰泼洒热血,羿北双眸暗淡,再无一丝光亮。

    而是在用尖牙,在他的血肉之中注射着什么东西。

    他虽年少但在军中多年,学不来文人那套斯文儒雅。

    回忆 虚无之空

    他并非羿北一个儿子,为保全族性命无忧,只好做出取舍。

    祈燃话音刚落,又一次翻身压在了羿北身上。

    羿北眸间一凛,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冰冷的系统音响起,羿北猛然睁眼。

    【恭喜宿主,您将获得重生。】

    他可以清楚感觉到,祈燃不是在饮血。

    “羿北,本王在问你一句,可愿带兵屠城自证清白?”

    他的脑中渐渐昏沉,眼前也变的血红一片。

    羿北不耐的皱起眉头,骂道:“去你-妈-的,说人话。”

    他行于迷雾之中,想寻到声音之处,却怎么走都寻不到尽头。

    “啊!!!”羿北睁大双眸,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吼。

    无情的帝王坐于高位,冷眼望向伤痕累累的羿北。

    听到这回答,羿北眸间疑虑重重。

    【叮咚......】

    系统再次出声:【您以被选中,您为天选之人。】

    “你个逆子!死有余辜!”亲王咬紧牙关,终于做出了选择。

    系统闻言,淡淡的道:【您的肉身已毁,这里为虚无之空。】

    祈燃束缚着他的手脚,不断注射着自己的毒液。

    鲜衣怒马少年郎,金戈铁马英雄冢,此生自成绝唱......

    他不想制造一个同类,他要的是一个有温度有心跳的玩具。

    失重感袭来,羿北脑中一片混沌。

    “此为何处?”清冷的少年音响起,带着些孤高桀骜。

    【若您和我签订契约,便要去做一项任务,这是您活下去的唯一机会。】

    刹时鲜血四溅,伤口之处传来撕裂般的痛楚。

    他只喜欢干脆利落,不喜欢这般拐弯抹角。

    帝王轻轻点头,判官丢出斩首令牌:“午时已到!斩立决!”

    回忆 刑场 晌午

    羿北眸间闪过慌乱,刚要挣扎却被他咬住了脖子。

    羿北冷笑一声:“我没有叛国!我也不会屠城!”

    刽子手手起刀落,刹时血流成河。

    他后悔吗?他自己也想不清楚……

    被人强行标记被人剥夺自我,这种感觉令羿北非常不适。

    【本系统名黑化值2.0,您可以唤我小黑。】

    雷声惊起,狂风暴雨席卷而下。

    他看向周围,发觉眼前迷雾重重。

    咔嚓......

    一旁的公主不断哭泣,悲伤却不达眼底。

加入书签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