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弃的灯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娘的,痛快!老子多少年都没活的这么痛快了!”胸膛开了个大洞的宗主仰天长笑,壮烈非凡。

    就算是死他也要看看是谁来杀他。

    “秦宇轩,你竟然违背公约,来我妖族作乱?你想挑起三族大战吗?”

    但,来不及了。

    在妖皇面前,陈晨每一次对视,身体都要承受随时爆裂的痛苦。

    六大宗门的宗主战死了四个,剩下的两个,一个双目失明,一个胸膛开了个大洞。

    盖天般的大掌向陈晨压下,还未能靠近,陈晨便从高空摔下,筋骨寸断,痛不欲生。

    天音共鸣,非同小可!

    一紫袍玉带的男子,从裂缝中走出。

    紫金矿山尸山血海,妖族人族断剑残臂零零散散的躺在各个角落。

    “妖太子天赋出众,岂是在下能够沾染?怕是要辜负妖皇的好意了。”

    陈晨看清了那来人,身心俱疲,难以支撑,昏死了过去。

    陈晨知道,如果此次一去,那等待他的必定是腥风血雨。

    “你欲杀我外甥,伤我族文人。于情于理,我都无法弃之不管!”

    不过好在人族在陈晨的群体加持下,战斗力始终不减,惨烈的赢下了这场战争。

    门内子弟更是死伤无数,存活者不及百一。

    也是陈晨的亲舅舅。

    妖孽的紫慢慢出现了裂缝,越来越大,大的把天空分为了两半。

    他直视前方,目不转睛,到了这时候心中也没那么怕了。

    远方的天变成了妖孽的紫,远远注视着,就有种灵魂在被冲击的感觉,痛苦难耐。

    该死的人是他,和七大宗门无关。

    陈晨是姐姐唯一的儿子,虽天性愚笨,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可欺负的。

    四大兽族精锐尽死,头颅被高高挂在人族的旗帜上,就连幼年的妖崽子也被碎尸万段。

    更何况,现在的他引起了天音共鸣,那他就是所有人族应该拼命保护的对象。

    “老张,带人走。”陈晨高声喊道。

    “呵,这可由不得先生了。”

    妖皇笑着说道,样态真像一个和蔼可亲的暮年老人。

    在地上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陈晨就咬着牙,强撑着身体,带着人族的骄傲。

    “好,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胸怀。不知,可否到我妖宫一会,在下有一犬子,对诗词歌赋也略有精通,还请先生指点一二。”

    陈晨高坐云端,天音共鸣的圣光沐浴着他,看起来是那么的触不可及。

    在战争的后期,四大兽族的高手不断加入战场,越战越多。

    居然是妖皇亲自来了,还真是看得起我。

    陈晨的七窍噗噗冒血,喉咙处的淤血也堵而不出。

    猩红的血恶臭难闻,淌在他的嘴角。

    若是让这首《平凡之路》流传在人族内部,那么不知会有多少修为被废的人,重回巅峰与妖族作难。

    大汉天启城皇帝秦宇轩来也!

    “呵呵。阁下乃是三族共尊的文人,万山理应拜见,又何谈远迎我一说。”妖皇的眼睛微微眯着,细细打量陈晨。

    这场战争染红了半边天。

    “好疼!身体要炸了。”

    妖皇见陈晨在他眼皮底下活了下来,心中愤恨有加。

    尽管陈晨已经很小心了,不过还是低估了这个世界对歌赋的增幅程度,他的天音共鸣如此神圣且强大,不可能不惊动妖皇。

    “妖皇身份尊贵,在下岂能不迎。”

    尽管他知道已经有强者撕碎了空间,踏空而来,即刻就到。

    张正德瘫在地上,双腿不知去了哪里,手上的佩剑断了三段,上面插着狼族族长的头颅。

    “孩子,好好睡一觉吧。”秦宇轩的眼中尽是溺爱,一指金光点出,恢复陈晨的伤势。

    人族赢了。

    “妖域妖皇,本尊妖万山!”

    “舅舅…”

    妖皇见相邀不成,出手就是毁天灭地的神通。

    秦宇轩收起了

    “闺女,你爹不是窝囊废,我给你报仇了!”

    “妖皇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陈晨说的很勉强。

    陈晨猥琐了那么久,其实他心里什么都明白,但这次在妖族使出《平凡之路》也是迫不得已。

    在这个关键时刻,他绝不允许有人能危及到妖太子地位的人出现。

    千钧一发之际,对立妖皇的北边,金光闪闪,一道龙鸣声从空间裂缝传出,吼碎了妖皇的大掌,霸气侧漏!

    如今的妖太子乃是天下文人之首,妖族在他的谋划下,实力早就远超另外两族。

    一金袍男子缓缓走出,气宇非凡:“想不到以妖皇之尊,也会难为后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