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弃的灯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张月灵看到陈晨出现,把头别了过去,擦干泪痕,不想让他看到如此狼狈的自己。

    “当真!”

    许久许久。

    “小张,还不谢谢你二高祖爷爷,要不然你现在就被狼义堂弟给嘿嘿嘿了。”

    张月灵没有理他,仰身躺下,闭眼享受这片刻的安静。

    “我就不,那群恶狼杀了我的母亲,我凭什么要委身于它们,若父亲执意如此,女儿便以死明志!”张月灵的声音颤抖,已在崩溃边缘。

    “那既然如此,在下就不强求了。陈少主若是找小女有事,那就尽快些吧,莫要误了少主的好事。”张泽礼拱拳笑道。

    “宗门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另外,我告诉你,与银月狼族联姻,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就连你高祖爷爷都不反对,你一个小姑娘居然还敢为此训斥你的父亲,我看你真是越来越任性了!”

    “你胡说!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的后半辈子能衣食无忧。”张泽礼摆手呵斥。

    “哼,说到底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只为你自己的前途着想,根本没有考虑过我。”

    而且银月狼族在陈晨这里都一个德行,恶心的要死,他是不可能看着张月灵往火坑里跳的。

    直至一个人

    “到时候我们父女俩风风光光的不好吗?”张泽礼冷声说道,不想提起张月灵母亲的死。

    张泽礼沉默片刻,开口说道:“陈少主此话当真?”

    现在父亲没回来,消息还不确定,所以还是尽量与陈晨交好,不能得罪。

    张月灵惨笑一声,似乎在看一个恶魔,而非她的父亲。

    张月灵奋力挣脱,但奈何张泽礼力气过大,任她如何反抗,身体还是在被拖着走。

    他确实看到狼义的堂弟了,不过没有离开玄机门,而是和门内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去做不羞不燥的事了。

    此时阳光很足,晒在脸上,别有一番韵味。

    “陈少主来此何事啊?”张泽礼沉声说道。

    “而且为了表达歉意,如果你能嫁给它们为妾,它们就承诺到了妖族以后,给你爹爹我一个长老职位。”

    “呼!”

    真真假假的已经不重要了,若是陈晨能对月灵倾爱有加,那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

    若家世已经没落,那就别怪玄机门心狠手辣了。

    两人刚出门,就看到陈晨趴在门口,竖起耳朵在偷听。

    “那我就带月灵离开了,天黑之前保准给你完好无损的送回来。”陈晨嘿嘿一笑。

    不完好无损送回来,你还想咋滴,弱鸡!

    若是家世非凡,那陈晨就是玄机门最大的贵客,重要性甚至远远高于银月狼族此次的联姻。

    他听张正德提起过,此子家世非凡,恐怕是这个世界最顶尖的人族势力之一,来自富饶繁沃的中原地带。

    “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你母亲的死是个意外,怪不到人家头上。”

    “你放手,我不去!”

    一句调侃,换来了张月灵蓄力一掌,拍在陈晨的头上:“口无遮拦。”

    张泽礼现在去要么扑空,要么正好撞见人家羞羞。

    “不知陈少主找小女何事啊!在下为小女谋了一件婚事,现在也是急切的很呐,恐怕不能让小女和少主离去啊。”张泽礼毕恭毕敬的说道。

    就算陈晨背后的陈家已然没落了,那到时候以张月灵的身材长相,杀掉陈晨,再择一良婿想来也不是难事。

    “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已经感激到泣不成言了?哥们可不让你以身相许啊,毕竟我大你四个辈呢,”陈晨慵懒的说道。

    “我找月灵。”陈晨指着张月灵笑道。

    不知为何来此,但太爷已经派父亲张太安连夜去往他来的地方,去寻他的家里人。

    看到他们发现自己后,陈晨立马装作没事人,吹着口哨,说道:“嗯,今天天气不错。”

    陈晨被拍的龇牙咧嘴,臭骂道:“疯了吧你,下死手啊,很疼的。”

    张泽礼说罢,再也不与张月灵争论,直接拉着她的手,准备把她拖到狼义堂弟那里。

    张月灵没有说话,整理好裙摆,坐在了陈晨身边。

    “啊,你是要去找狼义那个堂弟吧,我刚才看到它有急事已经离开玄机门了,你现在去估计找不到人。”陈晨思索道。

    “我不明白!在太上长老去世前,门内修士皆以屠妖为己任,誓死不渝。可如今,你们都被打怕了,争着抢着赔上笑脸,贡献自己的妻子女儿,以求偏安一隅。这样的宗门,让我恶心!”张月灵指着张泽礼的鼻子痛骂道。

    “你现在还小,有些事你看不明白,但我这个当父亲的,必须要替你做决定。你以后会明白的。”

    拉着张月灵,陈晨一路跑到了很远很远,直到筋疲力尽,在一大片草地上就地躺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