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弃的灯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被绑的两条狼听到陈晨的话,一齐对着陈晨叫骂。

    “你搁哪想啥呢?还饿不饿了?”陈晨扭头看着停下动作的张月灵,柔声问道。

    包裹打开,“呜”的一声传出,吓了张灵月一跳。

    陈晨见状,立刻收起了佩剑,老老实实,乖乖巧巧的去整理食物。

    自从母亲走了,从来没有人这样对过她。

    “对了,把我带来的那两个包裹打开。”陈晨擦了擦汗,说道。

    弱鸡,你在跟谁说话?

    “等会你就知道了。”陈晨顺着张月灵的手,看到了全是素的食物,黑着脸说道,“你们玄机门和少林寺什么关系?”

    这是她第一次把剑交给别人,一方面是觉得陈晨不是坏人,另一方面就是陈晨实在太弱鸡了,给他剑,估计也只能用来自杀,死的痛快点。

    没人能拒绝一顿烧烤,如果有,那就两顿。

    是陈晨。

    张月灵肯定没见过这种吃法,如果她是经久沙场的修士,那或许吃过烤制类食物,但这种养尊处优的小姐,过嘴的食物起码有十个仆人把关,不可能有烧烤这种不算太干净的油腻食物的。

    张月灵刚刚催动浴火诀,指尖冒着点点赤火,隔老远陈晨都感觉烫,她眨着大大的眼睛,嘴角微扬。

    陈晨没想那么多,一口梭哈完毕,吐槽道:“有点生啊!这你都吃不出来,还喂给我吃,是不是想置你二高祖爷爷于死地

    是活物。

    皓月的寒光下,一个黑点慢慢走近,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

    “月灵姑娘,我让你带的东西都带了吗?”陈晨累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说道。

    这个世界没有阿弥陀佛。

    微风拂过后山的老槐树,吹动了张月灵的裙摆。

    香气很快就起,飘进了张月灵的鼻子,勾起了她的馋虫。

    “那肯定啊!你二高祖爷爷除了烧烤,包括老坛酸菜、红烧牛肉、鸡汤排骨这种高端面食,都是手拿把掐的。”陈晨又说着张月灵听不懂的话。

    不过他的手里还拎着两个黑色的包裹,就算是逆光,也能看清那两个包裹在动。

    “什么是少林寺?”张月灵眼睛一挑,问道。

    你大爷的,老子是狗!

    她自问不算丑,但是一直有个叫张百灵的人,就像是天边的仙女,所有女人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

    她只是烟火人间的俗人,柴米油盐也要有滋有味的过完一辈子。

    而角落里的张月灵,像是一团轻柔的蒲公英,需要阳光的滋养才能长大,可每一次路过的风都会想把她吹散。

    对,就是烧烤。

    张月灵一副得意的样子,把火生着后,一个水诀就续满了足够的水,又是一个剑诀,轻轻松松就劈出了近百个木签,然后就坐在原地扣手指头。

    “我用麻绳把他们的嘴缠住了,爪子也剃去了,咱们今天可劲儿吃,让这两条狼可劲儿看,馋死它们。嘿嘿!”

    废话,不然还真给她解释少林寺吗?

    你自己怂包,不敢去抓狼,就抓我们哥俩来顶包,泡妞也不是这么泡吧?

    陈晨没有回头,认真的烤着串说道:“我知道你恨银月狼族,但我打不过它们,于是就去抓了两条它们的近亲,两条普通的狼。”

    远处的寒鸦成群飞过,空荡荡的山谷更添了一丝冷意。

    “把你佩剑给我,然后你生一堆火。”陈晨没有接她的话。

    但丝毫不影响张月灵一口一串的速度,全无淑女形象。

    张月灵把佩剑递给了陈晨。

    她是悦动的火焰精灵,吸引了所有渺小的飞蛾扑向她,歌颂她,最后毁于她。

    陈晨用佩剑把食物剁成块儿,又用木签串起来,紧接着又立马洗干净,找个木墩,做起了烧烤。

    “没什么。”张月灵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拿着一串烤串坐到陈晨边上,“张嘴,你吃一个。”

    我这个不素主义者,就算是在后山和张正德待的那三年里都没断过肉,赏脸跟你吃饭,你就给我整全素?

    全素是因为张月灵要保持身材。

    陈晨还顺便从膳房偷了点调料。

    张月灵嘴里都是食物,油顺着嘴角往下滴,匆匆的嗯了一声,打开了那两个包裹。

    “好香啊!”张月灵流着口水,好奇的看着。

    “带了,都在这里。”张月灵指了指老槐树下的全素食物,“你手里拎着的是什么啊?”

    陈晨拿着佩剑,用剑锋指着张月灵,一副你不听二高祖爷爷的话,二高祖爷爷就把你咔嚓的样子。

    但不管两条狗怎么叫,张月灵却是停下了口中的动作,看着努力烤着串的陈晨,心里起了别样的感觉。

    “小张,把这棵槐树劈了,劈成木签,然后你再去找点水过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