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弃的灯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张正德当然发现陈晨的所作所为了,于是低声说道:“你不是自称二高祖爷爷吗?那是你玄孙女,你想什么呢?”

    “高祖爷爷,门内今日有贵客来访,既然你决定出关,那还请您移步前山相见。”张康说道。

    他对陈晨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知道他天赋低的可怜,但这三年里,隐隐约约间感觉自己还是被他改变了些许,具体也说不上来。

    “那还出去吗?”陈晨问道。

    二人对视了一眼,不记得自己还有个二高祖爷爷啊!

    “怪不得呢!我门弟子近三年来多次提过,高祖爷爷的闭关场所内经常出现异动,以为是高祖爷爷神功大成,没想到是你在作祟!”

    屋外的二人,看到屋内除了高祖爷爷,还有一个不知名男子,瞬间拔剑,警惕的指着陈晨:“你是何人?为何会在高祖爷爷的闭关场所里?你是怎么进来的?”

    “张康,张月灵,你们的家中长辈是何人呐?”张正德打断了三人的对话,开口问道。

    “怎么?还不信?你们自己问问你们大高祖爷爷,我在这儿呆了三年,我们都是以兄弟相称,我叫他仁兄,他叫我义弟。按辈分而言,你们叫我一声二高祖爷爷毫不过分。”陈晨吹眉说道。

    一阵阳光冲了进来,照亮了幽暗的长廊以及坚硬的寒铁。

    自己不知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上一次还是年少轻狂,带领玄机门开山长老纵横妖域时,那些现如今已经化了灰的老兄弟们,赤血丹心,也用这种眼神看过他。

    她父亲年少时,正是张正德巅峰期,打的妖族闻风丧胆,门内所有弟子都视他为榜样,日夜苦修,门内一片欣欣向荣。

    自此,玄机门沦为了末流宗门,门内最强者也不过半步金丹。

    可是后来,妖族用了奸计,杀到了玄机门山下,张正德为护宗门,强行突破元婴境界,虽退了大敌,但自己被天道反噬,修为一落千丈,心灰意冷之下闭了死关。

    说实话,张正德也不是没考虑过陈晨,毕竟在一块呆了三年,他的品行自己还是了解的。

    嘿嘿!

    张正德也被陈晨一番话给惊了,什么你就二高祖爷爷了?

    他现在很想说些什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但话到嘴边都戛然而止,只是静静地闭着眼,享受这久违的日浴。

    “现在就是老夫说不出去,恐怕小友你也待不住了吧。”张正德叹了一口气,修为被废后,自己避世三十三年,没想到已经有了五代孙,也是时候该出来看看了。

    “在这儿呆了三年?”

    要不然,三年前就有门内高手冲进去把陈晨给抓出去宰了。

    “家父张泽礼,家祖张太安。”一旁的张月灵也开口说道。

    陈晨这次注意到这个叫做张月灵的女子,身着一身青色撒花裙,长发散落至腰间,长相清秀可人。

    奈何陈晨武道天赋太低,低的那是旷古绝今。

    “二高祖爷爷?”

    二人的敌意,打破了陈晨此刻的欢愉,他很不爽:“怎么跟你们二高祖爷爷说话呢?”

    张正德陷入了回忆中,但屋外的二人已经挪步了至房门前。

    说真心话,他真的太渴望屋外的世界了。

    “高祖爷爷,我现在还听家父常常念叨您呢。”张月灵恭声说道。

    “哎,想不到泽元和泽礼两个毛头孩子都已结婚生子了。看来是我闭关太久,断了世俗啊!”张正德一阵感慨,当年他修为被废,决定闭关时,就属张泽礼哭的惨。

    趁着他们聊天,陈晨细细的瞧着张月灵,好久不见人,别说张月灵,就算张康他瞅着都是眉清目秀的。

    那还能想什么?

    “家父张泽元,家祖张太安。”听到张正德开口说话,张康立马变了一副神情,恭敬的说道。

    陈晨沉思片刻,许久不说话,突然用一种奇特的眼神看着张正德说道:“老头,我听你的。你不想出去,小子我就再跟你待上几年。”

    “好,陈晨小友。你呢?你若是还想走,我便差人给你些盘缠,送你上路,或者你也可以留下来做客。”张正德看着陈晨说道。

    肯定是义结金兰呗!

    “这位兄台,我玄机门近几天会举办一个盛会,不妨你就多留几日,等玩尽兴了,去

    想什么?

    就算是我叫张正德义父,那也比你们高四个辈分。

    二人中的张康双手一拍反应了过来。

    自己绝不能让他祸害玄机门人。

    “吧嗒!”

    张康浑身一抖。

    一声脆响。

    若非是高祖爷爷闭关前下了死命令,除非宗门有生死存亡之大危机,否则不可擅自打扰。

    陈晨的目光让张正德恍惚了好久。

    陈晨也被这冲进来的光,遮住了眼睛,恍如隔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