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弃的灯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是的,没错!

    但来者不知是听不到还是不想管,对于陈晨的大呼大叫,都以冷漠相对。

    “大哥!午时三刻已到。小弟前来拜会。”生活要有仪式感,陈晨鞠了一躬,“问:何为御姐?”

    这三年来有两个消息,一个是坏消息,另一个也是坏消息。

    “既然爷爷与叔叔伯伯们已经决定了,那我们玄机门与妖族联姻之事恐怕已经定局。举宗南迁妖域也是必然的。高祖爷爷会理解我们的。”一个粗俗难听的男声说道。

    每天准备三个话题,和老人聊天聊地,解闷开心,这就是他的日常生活。

    生而不甘,死又不敢。

    这三年来跟着老人收获颇多。

    今天的话题是:御姐有哪三好!

    渐渐的,他也就放弃、认命了。

    陈晨跳的开心,身体上的杂质也随汗液在今天彻底排出。

    陈晨掉粉了。

    这样的生活,一转眼就是三年。

    这里似牢房也不似牢房,没有狱卒,没有看守,没有狱友。

    一声曼妙如泉水叮咚,纤细如风铃脆响的女音传入陈晨的耳朵里。

    妖族联姻?举宗南迁?高祖爷爷?

    在牢房里待着,八个字来形容。

    妖族在他的带领下,强者不断增加,隐隐有了称霸三族之势。

    “喝酒、泡澡、吃嫩草!”老人长出一气,继续打坐,“这是第三句。”

    结束了今日荒诞的聊天,陈晨蹲在了另一个角落,打坐养心。

    “呼!舒畅!”

    每天辰时、午时、戌时会有专人从后墙的墙口上送上饭菜和水。

    天启城针对陈府的阴谋估计早就落下帷幕了,也不知是谁赢了。

    “真的要叫高祖爷爷出关吗?”

    所以他再无可能通过抽奖开挂逃离监狱。

    但据传妖族内部出了一个妖太子,此妖太子才华横溢,不仅武道天赋冠绝同辈,就连诗词歌赋都样样精通。

    这期间陈晨多次想要越狱,奈何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温柔治愈,冷酷神秘,成熟可靠,豪爽不拘!”老人嘴角一扬,非常得意,“这是第二句。”

    是不是很高端?

    三年过去了,自己被困在牢房三年了。

    这也就直接导致了近十年,人妖两族边境的不断冲突,无数人族都被妖族屠戮,土地女人都被夺走。

    老人每天的三句话,就是陈晨活下去的信仰,就凭着这每天的三句话,陈晨完全了解了目前的处境。

    不过好像都跟他没有关系。

    “再问:御姐有哪几种类型?”陈晨端坐论‘道’。

    “跳跃运动,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最后一·问:御姐有哪三好。”陈晨义正词严的问道。

    “等明天再套这老头一本炼体术。”陈晨这样盘算着,嘴角上扬而不自知。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动也。形气亦然。形不动则精不流,精不流则气郁。”

    老人曾经说过这里是人族和妖族的边境地带,两族互有激斗,不分胜负。

    他曾经用大半年的时间,从老人口中套出了一本《养心经》,又经老人指点,陈晨已初入修仙界,但没有正式踏入。

    这是他三年来第一次听到除了自己和老人以外的其他声音,所以他特别敏感,停下了一切动作,把耳朵贴在了后墙上。

    现在那个文娱系统对陈晨而言,就和没电的手机一样,功能再多再厉害都没用。

    不过就算这样,陈晨也可以吊打三年前的自己。

    这么看来,玄机门对妖族俯首称臣也不无可能。

    看到老人又恢复了打坐状态,陈晨起身拜见:“仁兄高见,小弟受教了!”

    陈晨脑袋飞速运转起来。

    这是妖族妖皇给他的评价。

    老人是名修士,至于为何被困于此尚且不知,但陈晨可以肯定,老人必非凡人。

    他今天的任务就是和老人探讨昨天没有聊完的话题:君子慎独、不欺暗室、卑以自牧、不欺于心。

    “有人?”

    这是当然不可能的!

    只不过那个高祖爷爷

    同天理,合人运,掌乾坤,逆阴阳。

    “年龄偏大,言语强势,要有母性光辉,给人可靠的感觉,要有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爱好,比如喝酒。”老人思考片刻,沉声说道,“这是第一句。”

    第一个坏消息就是,经过三年的相处,老人还是没有被陈晨发展为粉丝。

    第二个坏消息就是,因为陈晨久久不出现,他在天启城的粉丝数掉的只剩一个人了。

    高端心法再配上精妙绝伦的全国第八套广播体操,天下何事不可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