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弃的灯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令堂?我爹?

    天启城内谁人不知陈天正。

    “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月姑娘会给了你啊!”

    他说的很坦然,但听的人可就难受了,陈天正三个字宛如一座大山压得众人面色惊变!

    “小子,你不挺狂吗?你接着闹啊!还摸我屁股踢我裆,谁给你的勇气?”

    要不自己怎么一分钱没有,就能睡到花魁呢!

    陈晨则是被众人五花大绑起来,扔在地上,犹如待宰的小羔羊。

    一刻钟过后。

    早些年前,在押运货物路过妖域时,陈天正发现有一人族被妖族所擒,当即拔刀而出,带领镖师和妖族大战三天,浑身带伤,最终凭着微弱优势胜出,带着被救的人族回到天启城。

    梁静茹。

    陈晨就是这陈天正唯一的独子,十八代单传!

    “不对,我就是从陈家过来的,陈公子明明在书房读书,怎会来此青楼?”

    流传天启的那首诗,更是一天涯游子在路过陈府,承陈府之恩,替笔写了一首,才让陈晨文名远播。

    我说我这段记忆丢了你信吗?

    这个陈晨就是一典型的浪子,武艺不精,句读不识。

    我呸!

    若非是那陈天正以重金相求,请皇庭儒师来教陈晨写了一手好字,否则这个陈晨就是一彻头彻底的废物。

    陈晨得知自己的身份后,挺胸收腹头抬高,傲然的说道:“家父身份低微,其名陈天正!”

    青楼出了这么大的事,早就有管事去找陈晨姑姑了,但不知是何缘故,到现在都没一个陈家人露面。

    “小子,你可知冒充陈公子之名的后果是什么吗?”白眉老者不敢马虎,慎重的问道。

    “此子为了一己之欲,迷害明月小姐,狼子野心,天人共诛。”

    白眉老者听此言,面色微变,他也是个文人才子,颇为威望,怎么就不能逛青楼了?

    “哈哈哈!”

    “是了是了,我素闻陈公子与其父不同,虽不精武道,但文学素养乃是冠绝陈家,早些年前,还作一诗流传天启城。这等文人雅士岂会来青楼幽会?”

    对啊,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燥乱的人群此时井然有序,并排站立在一个白眉老者的身后,眼神中充满了尊敬。

    “公子能摸我的屁股,那也是我的福分呐。”

    “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啊!陈公子可还记得我,我六年前搁你家门口路过过。”

    快速搜寻记忆后,陈晨的表情逐渐张狂起来。

    “你点醒我了,陈家公子乃是天启有名的才子,岂会来青楼这等风流场所?”

    陈天正更是迎娶了当朝公主为妻,成为皇亲国戚。

    “没想到啊!我居然是天启城最大的镖局总镖头的儿子。我爹陈天正乃是一代豪强,颇为武者敬仰,在天启城属于顶级势力。就连这个青楼,都是我姑姑的产业!”

    天肥开局。

    陈晨也是有苦难言。

    “好,既然你是陈晨,那陈公子之文名我等也素有耳闻,不是一般

    而且众人还很尊重他,没有丝毫怀疑白眉老者的意思,一拥而上,把自己绑了起来。

    大家都有这种想法,只不过只有我照做了。

    众人喋喋不休,已经有人怀疑起了陈晨的身份。

    文人雅士?文学素养?

    “天不亡我!”

    现在只能祈祷自己的姑姑快点过来吧。

    因捕猎时,被妖族以奸计所擒,命悬一线,承蒙陈天正相救,二人心性相投,当即结拜。

    得知陈晨的身份后,众人面色殷勤谄媚。不仅给陈晨松了绑,还纷纷套起了近乎。

    麻卖批!

    “贼人,你到底用了什么迷药,为何明月姑娘到现在都没醒?”

    陈家的镖局也在皇族的扶持下,成了天启城最大的镖局。

    哎,别乱说啊,带了不算给!

    这一战不仅打出了陈天正的威名,而且被他舍命相救的人族其身份更是贵为皇朝太子,也是当今的圣上。

    “明月姑娘能与陈公子共度良宵,实属她的福分啊!”

    “有何冒名,我就是陈晨!”陈晨咬着牙说道。

    白眉老者示意众人安静,自己缓缓的开口问道:“小子,我观你面熟,不知令堂是何人呐?”

    “居然是陈镖头的爱子?失敬失敬,来人,快给公子松绑!”白眉老者立刻起身,示意松绑。

    老江湖不愧是老江湖,一言点醒梦中人。

    陈晨看着不远处的鱼囊。瘫坐在地上,动弹不得,怒气冲冲的盯着眼前的白眉老者,刚才混乱中自己差点就脱身而去,结果不知被这白眉老人用了什么手段,于杂乱中直取陈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