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平苏雨琪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结果萧磊看到耿珊珊漂亮,就心生歹意,对着耿珊珊动手动脚!

    为此事,陈平父亲的工作也没有

    唐红英双手在陈平的脸上摸着,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唐红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讲了一遍,原来陈平坐牢之后,萧家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还要求赔偿一百万。

    可是有一天在送耿珊珊回家的夜里,两个人遇到了喝醉酒的萧磊!

    结果可想而知……

    老龙头每天就给陈平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什么天龙殿,什么锁龙岛,陈平听都没听过的事情!

    戒指上面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在龙头位置还有一个令字!

    唐红英把陈平拉进了房间!

    这个老龙头是个很奇怪的人,整天神神叨叨的,说自己是天龙殿殿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精通术法医术,能够让人起死回生!

    回家的路上,陈平不断打量着手上戴的一枚古铜色的戒指!

    回想起三年前,陈平的双眼依然闪动着怒意!

    “妈,是我,我是陈平!”

    在陈平身后,就是洪城监狱,他在这里整整呆了三年,今天终于刑满释放了。

    看着简陋的房间,几乎空无一物,陈平都傻了!

    不知不觉中,陈平已经走到了家门口,看着面前有些破败的房屋,陈平满脸的复杂,他不知道,这三年自己的父母怎么样了,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自己的父母肯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我终于出来啦…………”

    最后没有办法,陈平父母把陈平的婚房卖了,又借了不少钱,可还是没有凑够,最后剩下三十万,他们只能分期付给萧家!

    “妈,是我,是我……”

    “陈平?真的是你吗?”

    捡起一块砖头狠狠的砸在萧磊的头上!

    陈平不明白,自己走时明明自己的母亲好好的,为什么短短三年就变成这个模样!

    陈平用力的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奋力的吼了出来!

    这萧磊可是洪城出了名的富二代,坏事做尽了!

    所有人都把这老龙头当成疯子,不愿意理他,只有陈平没事会找老龙头聊聊天,而且还把自己的饭菜让出一点给他。

    有权有势的萧磊被打,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直接报警,把陈平抓了起来。

    陈平上前扶住自己的母亲,一脸激动的喊道。

    后来这老龙头让陈平每天陪着他打坐,练功,陈平也是无聊,就跟着一起学了!

    “哎!”唐红英叹了一口:“你走之后…………”

    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三年徒刑!

    可谁知,三年过去了,陈平竟然真的跟着那老龙头练了一身的本领和医术!

    这才短短的三年时间,自己的母亲怎么会变成了这幅模样?

    “哎,也不知道自己父母怎么样了?”

    身为当地有名的富二代,萧磊当时根本就没有正眼瞧那陈平一眼!

    “谁呀?”

    “妈,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枚戒指是今天他出狱的时候,狱友老龙头送给他的。

    一直到了今天,陈平才被放了出来。

    就在今天出狱的时候,老龙头把这枚戒指交给了陈平,并且告诉陈平,今年七月十五那一天,让陈平无论如何去一趟东海的无名岛,只要到了岛上亮出戒指,自会有人接他,到时候陈平会有大机缘。

    虽然他们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他父亲可是有正式工作的,所以达到小康还是可以的,可如今怎么家里变成了这幅模样!

    老妇的双眼紧闭,很明显是看不到事物,原来是个盲人!

    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满头白发,一脸褶皱的老妇,竟然就是自己的母亲唐红英!

    三年前,陈平和女朋友耿珊珊已经到了谈婚论嫁得地步,两个人是大学同学,谈了两年了!

    因为跟着老龙头确实学到了很多本事,所以陈平对老龙头的话很是相信,满口就答应了,只不过现在离着七月十五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呢。

    陈平看到家里这幅模样,对着自己母亲追问道。

    当陈平看着眼前的老妇之后,整个人都呆住了,双眼圆睁,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

    迟疑了很久,陈平这才轻轻敲响了房门!

    眼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人侮辱,陈平疯了!

    陈平的眼眶也红了:“妈,你这是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陈平背着破帆布包,急匆匆的向家里走去,三年来他父母从来没有看过他一次,现在陈平很担心他们。

    “哎,说来话长,快进来说!”

    门打开了,一个满头白发,身材佝偻的老妇探出头来,一只手不断的向前摸索着:“谁呀,是谁在敲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