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ced子夜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东野原说话同时,抬起手露出了那柄短刀,殷红的血液正顺着刀面一滴一滴落在了安静的地面。

    伍莱豁然回头,眼前出现的是一个戴着暗金色蜻蜓面具的身影,他下意识地侧头朝着实验室外面扫了一眼。

    “呵...人类的亲情...真是讽刺啊...”

    他话音刚落,手术实验室虚掩着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当西丸俊介抬起腰时却满脸错愕地发现伍莱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加长加粗的黑色大口径左轮枪,正嘴角含笑地对准了他的胸膛:

    “我不贪心的...伍莱大人。”西丸俊介试探地询问道,“那就,再加五百万円...不行的话我们也可以商量。”

    意识逐渐开始模糊...

    “你是在找外面那些人吗?”

    都说人临死的时候脑海中会浮现出很多以往所忘记的画面,此时他就的脑海中浮现了很多记不太清的矮小的身影。

    “伍莱大人,当初我们说好了只帮你们试药是五百万円,可你们现在把我女儿都绑...都带走了,那可是我唯一的至亲女儿啊...”

    而西丸俊介的身体却仿佛遭受了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一步步被撞击的节节后退,胸前爆开了一朵朵怒放的血花。

    恍恍惚惚间,西丸俊介的耳边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小女孩声音,他勉强撑开双眼。

    有大雨天他从夜场下班出门,门外背着小书包穿着黄色小雨衣、站在大雨中紧紧抱着大伞仰头看雨的小小身影;

    映入眼帘中的是躺在维生舱中虚弱无比的依旧闭合着双眼的西丸未梨,长长的睫毛正在微微颤动,嘴里正在无意识地呼喊着他。

    原来...是那个...拖油瓶啊...

    有自己生病发烧躺在床上的时,灶台板站在小凳子上吃力地踮着脚尖给自己煮白粥的小小身影;

    砰的一声!

    “这把枪名叫莎曼,是我最珍爱的女孩,不离不弃,每一发子弹大概价值一百万,现在...可以付款了吗?”

    西丸俊介残存的意识这般想着,身体渐渐失去了温度,脸侧干燥的地面上却不知何时多了一片被打湿的印记。

    伍莱拎着酒瓶仰头又吨吨吨了一口,暗褐色的烈性酒液流入了他的喉咙,随手抹了抹嘴笑着问道:

    “不...不要!”

    西丸俊介被这阴冷的语气吓了一哆嗦,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些天人他总是很害怕,下意识地就很卑微。

    不远处,伍莱抬起左轮吹散了冒起了青烟,摇了摇头再次拎起酒瓶,笑着摇了摇头:

    灯火通明的地下三层。

    有人走入,声音随之一道传来。

    左轮的指尖陀螺一阵疯狂转动,弹夹中瞬间只剩下一发子弹。

    “爸爸...爸爸...爸爸...”

    最后他身体不受控制地后仰在了维生舱不远处的地面上,勉强挣扎地侧翻了个身,嘴里噗的喷出一股殷红的鲜血。

    西丸俊介忍不住咬了咬牙,硬着头皮道,“我的意思是...五百万是不是太少了?”

    还有在自己下班难得给她带回了点什么吃的,怯生生小脸上顿时满是欢喜开心依偎着自己,吃小半还偷偷给自己留一大半的小小身影.....

    快若电闪般的五连发。

    果然,住这种豪华别墅的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小气?

    但想起自己马上就要离开这个该死的城市,去找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开始没有拖油瓶牵绊的全新的生活。

    嘭嘭嘭嘭嘭—!

    “不不不,不用商量。”伍莱摇了摇头。

    然而下一秒,

    西丸俊介顿时面露喜色,“您的意思是...那真是太感谢您了。”

    西丸俊介的嘴巴无声地张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一连串躁作的枪声已经在手术实验室中轰响了开来!

    “是吗?”

    “那你想要多少?”

    名叫伍莱的鹰钩鼻男人放下酒瓶挑了挑眉,斜眼扫了扫眼前这个青年,语气阴冷道,“那么...你的意思呢?得加钱?”

    眼皮好重...

    手术室里中间放置一个半开门着的维生舱,小女孩西丸未梨的脸色惨白虚弱无比,呼吸若有若无,似乎随时都会离开这个人世。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

    除了无数关押着实验体的铁笼外,最里面还有一间独立的手术实验室,房间内西丸俊介正弯着腰,低声下气对一个坐在沙发上手里拎着酒瓶的鹰钩鼻男人小心翼翼地说些什么。

    这些小小的身影的面容轮廓逐渐清晰,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巴,一双怯生生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折射出光亮。

    西丸俊介闭上了沉重眼皮。

    “不不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