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ced子夜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原来她的【绯红之瞳】是通过能力果实得来的吗?

    东野原微微蹙眉。

    那些珠宝只换了五百万円?

    【我家住在冲绳县,家里很穷,我有个爸爸,死了;还有个妈妈,也死了;后来我妹妹送人了,希望妹妹每天都能吃饱肚子】

    【糟了!那家伙是个变态!他家地下室关了好多女孩子,我教训他一顿还放走了那些女孩,他威胁说要把我抓进牢里,我不怕他,但感觉好像有双眼睛一直盯着我做这些】

    吃不饱肚子真不是因为你太能吃了?

    【今天居酒屋的老板和我说有个客户想和天猫族交朋友,还会请我吃饭,唔,父亲好像说过我们是天虎族...管他呢,管饭就行嘿嘿】

    啊这?

    【回到家的时候,橙子出现在我的包里,好奇怪,但我放在桌子上没吃。】

    【我一顿可以吃五碗,吃不饱肚子的日子真难过,村庄里有人加入了革命军反抗世界政府,说去了可以吃饱饭,我怕饿肚子但更怕死】

    服用能力果实的后遗症?

    【第五天,夜里醒了,又渴又饿,我吃掉了橙子,好甜!!!】

    东京的奸商坑起乡下人来一个比一个狠啊!

    直到今天,夏莉发现火车站进不去,做长途车也可以绕路回家,晚上兴冲冲地找了个“热心大叔”帮忙买票。

    等等!

    【我好像觉醒了能力!太棒了!难道这就是学园都市的能力果实?】

    没有闹钟,但作息规律、早已形成生物钟的东野原五点半就醒了过来。

    ...

    好家伙!

    ......

    真是...没谁了。

    【我在居酒屋打小工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大叔,他盯着我的耳朵看了一会儿,然后给了我一个黄灿灿的大橙子,十分诱人,但父亲在世的时候告诉我女孩子要自重自爱不能随便接受陌生人的东西,所以我拒绝了】

    警视厅通缉里不是说被盗了最起码八千万円的珠宝玉器吗?

    次日,晨光微熹。

    【第三天,忍住...橙子会放坏吧?】

    接下来的画面和自白就是这一周来被通缉的逃窜,那种被一双眼睛窥伺着的感觉也愈发明显,好几个夜晚甚至做了噩梦。

    躺在榻榻米上,东野原退出人物剖绘后琢磨了会也没想通,体内生物钟到点后的倦意和肌肉酸痛的疲惫感相继袭来,没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唔,吃不饱所以就入室行窃?

    脑海中的剖绘还没有结束,画面的内心的“旁白”还在继续。

    不料却被被东野原盯上最终落网,结束了她这一周糊里糊涂的逃逸。

    【不是饿昏了头!真的有双眼睛在盯着我,每天都在盯着我,无时无刻不在盯着我,是准备谋杀我吗?夏莉不想死!东京好可怕!谁来救救我!】

    想不通的事情就先放着,反正目前和自己也没多大关系。

    东野原看完人有点麻了。

    【听人说新东京打工能赚很多钱能吃饱,我就扒火车偷偷来了东京】

    【第二天,忍住】

    可这是...什么情况?

    此时此刻,躺在榻榻米上的东野原的意识非常清醒。

    东野原知道冲绳应该是和之国最穷的县,不过东京的话,哪怕随便找工作应该也能吃饱吧?

    【我叫夏莉.V.普鲁登斯】

    刚刚进入【人物剖绘】的那一瞬间,他明显感受到了一种“仿佛被一双眼睛盯着”的窥伺感——他知道自己现在和夏莉是感同身受,正在体验她所经历的一切。

    脑海中的画面过到这里,东野原大概理解所谓的人物剖绘大概就是犯人的生平过往了,对这个名叫夏莉的少女的经历却不由一阵无语。

    【......】

    【珠宝店的老板给我了五百万円,哈哈发财了!原来这些石头这么值钱呀】

    这家伙居然睡一觉就觉醒了?

    【最近感觉好奇怪,上班的时候,吃饭的时候,下班睡觉的时候...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唔...是我饿昏了头吗】

    坐在榻榻米上揉了揉肩膀,果然,昨晚还是“运动太剧

    【新东京一点都不好!我要回老家!拿点他家不值钱的石头应该可以换成车费吧?】

    【假的!都是假的!东京也吃不饱肚子呜呜呜...】

    不是说能力果实还处于临床阶段,极不稳定,活下来的十不存一吗?

    然而他的脑海中却有个自述般的声音在叙说着什么,浮现出的画面更是真实到让他恍惚间觉得这些似乎就是自己真实的往事回忆...

    【第四天,忍住...橙子没人吃好可怜】

    还有那双眼睛...究竟是什么东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