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咖啡救我狗命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距离陶醉离开已经过去三百余年,七星归位,三界太平。

    避尘珠被呈给天帝,而魔尊的封印再次被加固。

    背后靠着的是干瘪的桃树,无叶无花的枝干仍是当年的模样。

    黑衫俊颜,一头灰白头发随意披着,更有几分洒脱的意味。

    确定眼前不是幻觉后,他连接下来要做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呆呆的仰着头没看着那人。

    秦无咎被该被提拔到神位,却在当场就拒绝了天帝的嘉奖。

    两两相望,不知所措。

    之后有几日不曾见到,陶醉本以为以后都见不到。

    只是一日,他照旧在桃树下喝着酒。

    “千年佳酿被你这么糟蹋,真是暴殄天物。”

    至于这么做的理由陶醉没想好,或许是无聊吧。

    “陶醉...”

    两人一个在上头,一个在下面。

    知道最近陶醉才发现自己好像能够控制枝干了,于是在秦无咎醉倒的日子里他总会用枝干碰碰他。

    日日夜夜下来,日子竟过了三百年。

    不能说话不能动作,却拥有神识很是奇妙。

    只见他一把抱住眼前失而复得的人,埋头在人颈间,一言不发的只是紧紧抱着。

    直至今日,他幻出人形也是意外。

    陶醉本是跟往常一样吐槽两句,却不想意外化形,要不是秦无咎惊愕的眼神正好对上自己视线,他根本不信自己还有化形的一天。

    一切似乎又回到从前一般,只是南山院多了颗参天桃树。

    秦无咎声音里是不敢置信,内心最是冰凉的拿出地方生出热来。

    他分明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陶醉,秦无咎害怕自己的唐突举动会再次失去陶醉。

    起初秦无咎只是看着他,不说话也不动作傻愣着看一天。

    一待就是百年。

    可内心无法控制的欲望快将他侵蚀,他想要紧紧拥抱陶醉,亲吻陶醉。

    陶醉感觉肩头湿了,这才反应过来,那高高在上,生来骄傲的男人竟哭了。

    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秦无咎一回头便见粉衫男人侧卧上树上,眼里是熟悉的戏谑。

    情话。

    听得陶醉面红耳赤,又没办法捂住耳朵不听。

    沉默一阵,陶醉觉得气氛怪异,才想开口说点什么,一股力量便将他引到秦无咎身前。

    陶醉似乎能感觉到对方浓烈的情感,无措的眨眨眼,“百年不见,你这是认不出我来了?”

    陶醉经历天人五衰后竟没有消失,而是变成了无叶无花的枯败桃树。

    当他以为这一生都只能这样漫无目的的活着时,秦无咎出现了。

    说罢伸手扯扯人垂在胸前的长发,这动作直接刺激到秦无咎。

    他只是跟天帝要了自由身,便头也不回的径直来了这里。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以后都不走了。”

    一声鸟啼将他从梦中唤醒,睁眼视野里落英纷纷,鼻息间正切的是属于花开的香气。

    摇光君时不时会在树下饮酒说话,偶尔指点仙门弟子的功课。

    只是一瞬他便惊出一身冷汗,手里的酒杯咚地落在地上,脚边的酒坛也倒在一侧。

    可没想三日后,秦无咎又来了带着酒水,和满肚子的话。

    只见披着发的男人伸出手想要接近陶醉,却在将要触碰到的瞬间停下。

加入书签

目 录